忘忧小说网

上错床,喂了狼

上错床,喂了狼

作者:没有

状态:连载 | 6万字 | 2210人在看

最新章节:分卷阅读8

最后更新:2024-05-30 21:28:19

小说简介: 有人进错房, 有人上错床! 一张无意中被拿错的钥匙卡, 引发了一连串阴差阳错、啼笑皆非的状况! 反正在这个世界上—— 有顺手牵羊的大尾巴狼, 就有稀里糊涂把自己打包送出去的迷糊羊! 上错床,喂了狼!的关键字:上错床,喂了狼!,汐木,风流雅痞大导演,毒舌炸毛小作家 上错床,喂了狼! 正文 楔子 说翻脸就翻脸! 云千昊一直觉得,酒店的房间再奢华、大床再舒服,也没有家里那份悠然自在的惬意。 但是今晚,有一份从天而降的“礼物”却让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灯光幽暗的房间里,宽敞的大床上被褥凌乱,白色的真丝被有一半掉在了厚厚的地毯上,剩下的部分已经不足以遮挡住那两具在床上翻滚的男性躯体。 压在上面的云千昊,身材远比平时在电视里衣冠楚楚时、那副修长高挑的模样更有料得多,标准的倒三角形黄金身段,健美而不魁梧;小麦色的肌肤在昏黄暧昧的灯光渲染下,变得格外耀眼,健康而不粗糙……男人卖力的在身下这主动送上门的美人儿体内驰骋,狠狠地抽动、而且这“体力活儿”不知道已经干了多久,英俊如希腊雕塑般的脸上,已经布满了细密的汗珠,却还难得一见的乐此不疲…… 被他压在身下的男人,看起来要比云千昊小一圈,略显纤瘦,皮肤也要白皙细腻得多,看得出是长期很少晒太阳的人,不过虽然单薄、精致的五官却不至于女气,阳刚和阴柔的味道让人觉得结合的刚刚好……那人微微闭着眼睛,似乎一脸陶醉其中,纤长弯翘的睫毛上已经蒙了一层水汽,爬满红晕的脸颊,单薄性感的唇、一张一合,凌乱的喘息、呻吟、用双腿紧紧勾着身上这个男人的腰际……怎么看都像一个魅惑入骨的妖精…… 只不过,那场看似你情我愿的翻云覆雨,却在云千昊准备结束的时候,出现了完全出乎他意料的变化—— 已经不记得是第几次了,隔着厚厚的遮光帘都能感觉到外面似乎开始天空泛白……随着男人的喘息突然变得更加粗重,几个狠狠的挺身—— “宝贝……你真棒……你真……” 大概是做得太狠了……身下的人终于在猛烈的刺激之下……清醒过来—— “啪——” 狠狠地一个耳光,让还未来得及抽身的男人脸上,多了一道清晰的五指山。 而打人的美人儿却没有了刚才的热情,一把抓过身边的被子遮住布满草莓印的狼狈身体,满脸的惊慌失措。 “喂,你什么意思?” ——云千昊也被打火了,还有些暗哑的嗓音里顿时透出了冷飕飕的意味。 明明是他自己主动送上门来的……怎么说翻脸就翻脸了? …… 上错床,喂了狼! 正文 第一章 这个嚣张的家伙,叫云千昊! 时间倒退回数小时之前,还是这间酒店—— holy是s市这个国际大都会中数一数二的国际名流酒店,怎样的消费、怎样的服务、出入的都是怎样的名流……这些就都不言而喻了。 holy不只是做住宿和娱乐餐饮—— 比如今天,拥有顶级专业设备的电影院谢绝普通客人进入,宾客出入需要邀请函;旁边的小型宴会厅,也准备了相当考究的冷餐酒会……今夜,一票难求。 地下停车场的贵宾区,名贵罕见的车子,今天格外多,而贵宾们衣香鬓影,川流不息的身影也在这一层随处可见——电视里天天能看到的当红明星,大型娱乐公司的老总和金牌经纪人,一些还很年轻却已经位高权重的政客,连平民都耳熟能详的名门之后……通往影院门口的红地毯周围,到处都是闪光灯的踪迹。 当然,不是所有的电影首映礼都能搞出这么大的排场……但是,门口的巨幅海报上,那个英俊如希腊雕塑、高贵而张扬的男人…… 下面有署名——导演:云千昊。 明明是一部全明星大戏、一线大腕儿云集,海报封照却是导演……至于其他人,只有下面的一行小字——全明星阵容演绎……就代表了。 倒不是这个男人自恋,这是全剧组的意见,他个人嘛,只是无所谓而已——谁让这个男人是娱乐圈里的头号金字招牌?! 是云千昊的大手笔的话,这种场面在业内似乎已经司空见狂,而且没有不买账的,因为谁要是能买断他的片子,投资多少都能赚到盆满钵满,难怪这些业内大鳄们都满脸堆笑的抢着来捧场,个个趋之若鹜了。 这会儿,观影礼刚刚结束,酒会开始,制片人致辞……所谓制片,就是影片的投资商,说大白话,就是这个电影的幕后大老板。 这个温文尔雅的中年人,有些激动,站在上面说了十多分钟,其中七成的时间都用在感谢云大导演上,跟这个鬼才搞好关系,以后才有机会再合作,这是根金手指,谁不激动啊! 到导演致辞的时候,下面几乎是一片屏息凝神,有个别新秀是第一次见到云千昊本人,在后面激动的直颤……本人比照片还要帅,简直帅的人神共愤啊!这么年轻,这样的成就,业内不可撼动的地位……钻石王老五,哪个姑娘不喜欢?不心动的?别说姑娘了,男人动心也不会觉得奇怪…… 云千昊穿着剪裁考究的黑色蕾丝衬衫,把高挑修长、又有料十足的身材勾勒得淋漓尽致,宛若童话中的暗黑骑士一般,可是这个男人张扬另类的性格,在圈儿里也是人尽皆知,比如此时,大步流星的走到话筒前,面对闪光灯,优雅的勾了一下唇角—— “我说四点:第一,关于这部电影,看得懂的人、自然明白其中的味道,看不懂的人、我多说无用,就不在这儿说了;第二,大家都比较关心的票房问题,预计一周后正式上映,上映一个月之后的票房收入,应该能超过泰坦尼克号;第三,明天开始我要休假,谢绝任何骚扰,有剧本和演员推荐的话,请联系经纪人;第四,我接受一切形式的潜规则,但是我的眼光很高,各位女士或者男士想来被潜之前,请你先在家照好镜子,不然吓到我的话,小心我告你性骚扰!完毕。” 嘴角噙着万般迷人的笑容,却说着嚣张到不可一世的话……这就是这个男人恶劣的秉性。 不得不说娱乐圈的人,抗击打能力果然很强,或者说……对于这位,早已经被刺激出免疫力了,不然又怎么会在他说完这种冷嘲热讽的话之后,话音刚落,下面的宾客们就像一群抖一样,立刻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 上错床,喂了狼! 正文 第二章 工作时间,千万不能犯花痴! 酒会进行得如火如荼,不过holy酒店毕竟是以客房业务为主的,除了按照合约提供半封闭场所给他们剧组之外,客房服务当然不可能因为酒会取消。 入夜时,这个年轻男子站在总服务台前,温文尔雅的浅笑—— “你好,我是昨天打电话订房间的欧阳夜歌,请帮我查一下。” “您好,我立刻为您查一下,请稍等——” 这种地方的服务生都是清一色的漂亮姑娘,而且个个素质不低,脸上立刻带着职业笑容招待客人。 只是,此时里面的小服务生,脸上那笑容里还夹杂了少许不属于职业范畴内的绯红,正努力的压制着、怕被发现—— 即使是在这里工作,即使年轻的富二代们见的要多少有多少,可像这么让人第一眼就好感倍生的人,还真少见,就像邻家大哥哥! 只要是女孩子,没有不喜欢帅哥的!虽然听说正在酒店里举行的首映式上,帅哥要多少有多少,可那些人的圈子,离她们太远了……哪儿像眼前这个,一眼看上去就很亲切。 眼前的俊美精致的年轻男子,虽然有些纤细,不过举手投足见处处散发着温和的气息,连声音都这么好听,可不就是梦想中的白马法王子么? “……呃……请问找到了么?” 欧阳夜歌见服务生不知为什么发呆,只好婉转的提醒,坐了一天火车,脚都麻了……他可不想继续在服务台“站岗”! “哦哦,对不起,我马上帮您查……”美女服务生这才从花痴中如梦初醒,“欧阳先生,您预定的是普通商务间,对吧?” 其实昨天的订房电话就是她接的,这么特别的名字和好听的声音,想没印象都难! “恩,对的。” “普通商务间已经为您准备好了,24小时房费是八千八百八十八块,押金一万元……” 欧阳夜歌的嘴角轻轻的抽了一下……好吧,他承认刷卡的时候,有点肉疼,如果不是明天要签约的客户要求,而且他们谈好的价钱相当可观……他才舍不得住这种宰死人不偿命的地方! 唉,就当是前期投资吧! “我就住一天……” “这是您的磁卡钥匙,有什么需要随时吩咐我们……”小美女似乎对他格外有好感,服务也特别热情,“哦、对了,我们酒店正在搞活动,宾客入住房间后,饮品免费,只要您在房间里能看到的所有饮品,都参加活动。” 当然了,这种事儿都是羊毛出在羊身上,不同规格的房间、放置的东西也不一样,像欧阳夜歌订的这种普通房间,充其量也就放点可乐雪碧苏打水、苹果汁,或者国产红酒啤酒之类的,一天时间就算喝死他、也不可能喝回来八千八百八十八! “您的房间是十五楼,1501号房,需要我带您过去吗?” ——美女服务生报房号的时候,欧阳夜歌压根儿就没听清楚! 因为他走神儿了,还在琢磨着——要不然今晚不吃饭了吧?连明早也别吃了!坐在房间里喝可乐,就当是液体面包了!不然八千八百八十八啊!肉疼死了!既然是免费的,当然要能喝回多少算多少啦…… ((⊙o⊙)啊!小歌,乃素个财迷精,木头亲妈bs乃……) 而一个巴掌拍不响,当走神儿的不止欧阳夜歌一个人的时候,麻烦就来了—— 一边偷看梦想中的白马王子、看的满眼桃花,一边为他找出钥匙的小美女,直到他拿着磁卡离开都没发现—— 那张磁卡钥匙,上面写着的并不是十五楼1501号,而是五十五层5501号……那是整个酒店独一无二的顶级天景总统套房!

Tips

小说《上错床,喂了狼》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耽美小说,忘忧小说网转载收集《上错床,喂了狼》最新章节无弹窗阅读。百度搜索《上错床,喂了狼

相关小说

上错床进错电梯上错床的竹马进错房喂了狼上错床怀上总栽的双胞胎上错床嫁对郎片尾曲上错床嫁对郎电视剧全集上错床嫁对郎电视剧沙溢上错床喂了狼上错床案上错床繁体字上错床被告上法庭上错床打呼噜视频上错床别名

耽美小说推荐阅读

边境伯爵的后宫生活[西幻]虫族之命中注定做你的母狗(BDSM)发现了校霸的秘密之后肌肤之亲糜情艳室操他啊!(总受合集/轮奸/双性)勇者的寻龙之路时岁终安好色少年的帝王之路网球王子—决战英国网球城一朝风雨(GL)笨蛋炮灰被爆炒日常(无限流)紫宸(伪父子)小攻生子体验—全息网游辰。。作品合集朕的后宫要造反配角大肉合集[综漫]我的漫画风靡咒术界獐耳细辛(公媳)